網宣轉載 建德新聞網
0571-58318323
我要投稿
建德市新聞傳媒中心 主辦
您當前的位置: 建德新聞網

微信掃一掃分享

讓更多人放心擁抱互聯網 浙江打造網絡安全產業高地
2018-11-05 14:04 來源:浙江新聞客戶端

11月7日至9日,來自世界各地的1000多位重要嘉賓又將齊聚古鎮烏鎮,第五度開啟全球互聯網的盛會。

世界互聯網大會連續舉辦的五年,是非凡的五年。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層出不窮的新技術新應用,正一步步揭開數字中國的未來圖景。

即日起,浙江在線推出《非凡五年》欄目,回顧總結浙江在數字經濟領域取得的非凡成績,在社會生活方面日益凸顯的大會效應。

網絡安全產業規模達200多億,企業規模超100家,并形成了產業集聚效應。這是今年4月,由中國工程院院士領銜的專家組在浙江考察時得到的數據。

產值之外,作為中國最具互聯網基因的熱土之一,浙江為網絡安全產業的發展營造了得天獨厚的大好環境:大灣區發展戰略為企業加速發展創造機會;互聯網法院杭州模式建立,進一步凈化網絡空間;以浙江大學為代表的高校完善人才培養機制,增強未來“造血”能力……

人工智能裹挾之下,信息高速公路已然提速,只有讓路基更穩,讓路網布局更通暢,安全才能不被落下。穩根基,遠謀劃,浙江正在迎頭趕上。

以網管網 將法庭搬進網絡空間 

“現在開庭!”2017年8月18日上午9點40分,隨著一聲法槌敲響,杭州互聯網法院揭牌成立后“第一案”正式開庭審理。

這場特殊的庭審,現場只有法官一人。分別身處杭州和北京的原被告,通過法官面前的屏幕顯示實時在線了解庭審情況。從“面對面”到“鍵對鍵”,涉網案件的集中管理、專業審判揭開了新篇章。

如今在杭州互聯網法院,起訴、立案、舉證、庭審、裁判,每個環節全流程在線,在線審理模式已經實現常態化。法院統計顯示,從去年5月1日試運行至今年10月30日,共受理各類互聯網案件14233件,審結11794件,開庭平均用時和審理期限分別節約65%和25%。

院長杜前表示,作為全國首個互聯網法院,一年多來,杭州互聯網法院創新審判模式,再造訴訟流程,形成了“六平臺三模式一體系”互聯網法院建設“杭州樣本”:

首創“異步審理模式”,進一步打破時空限制,允許各主體以非同步的方式完成訴訟;上線全國首個電子證據平臺和司法區塊鏈,解決電子證據存取證難題,利于前置化解決糾紛。“杭州互聯網法院的不斷拓荒,把莊嚴的現實法庭直接“搬”到了網絡虛擬空間,真正讓打官司‘一次都不用跑’”,杜前補充道。

杭州互聯網法院成立之初,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邵景騰曾表示,“全國首家互聯網法院落戶杭州是應運而生”。如今,隨著北京、廣州兩地互聯網法院落地,“杭州經驗”正向全國進一步鋪開。杜前說:“互聯網法院不是簡單地將‘互聯網’與‘法院’兩個詞疊加,或是在司法實踐中輔助運用互聯網技術手段,而是一項司法主動適應互聯網發展趨勢的重大制度創新。”

云上線下 為數據保駕護航

一個7.8厘米*1.8厘米的雪花片二維碼能容納多少體量的數據信息?尤尼泰克的總經理沈怡給出的答案是32張A4紙的內容。

只需要一部手機、一個碼和幾份原始文檔,尤尼泰克的數字化信息驗證服務技術就能在離線狀態下完成對身份證、保單、護照等原始文檔的存儲、讀取和真實性核對。“我們將文檔完整信息濃縮在一個高容量二維碼中,只有授權人才能打開,進行已壓縮信息的識別讀取和視覺比對。”沈怡介紹,這項技術目前在國內外還屬首創。

“地”上看得見摸得著的個人信息得到安全保障的同時,云計算浪潮正撲面而來。大數據技術的快速發展,讓很多大中小型企業都在嘗試將各種業務流程遷移上云。

在今年8月釘釘狂歡周上,杭州安恒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推出的全球首個第三方安全模塊——釘釘密盾,在成千上萬付費應用中蟬聯榜首。“數字經濟時代,企業和政府對于數據安全的關心,說明數據安全已經成為他們邁向數字經濟和轉型的重要問題”,在安恒總裁范淵看來,企業對數據安全和隱私的擔憂是“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發展的主要障礙點。 

數據送到云端誰可以看到?會不會被丟掉、改變?如果丟了怎么賠償?十年來,安恒一直堅持為工業企業上云保駕護航。從數據庫審計等“老三樣”,到現在結合云端安全、態勢感知、大數據和威脅情報,安恒從事前、事中和事后三個層面形成了一個立體化、縱深式的安全體系。

范淵說,安恒發展的十年是全國網絡安保的一個縮影,“在新數字經濟時代,安全最終會成為一個基本屬性,它無處不在,無時不在,又不會讓你刻意感受到它的存在”。他相信,隨著安全技術和數字經濟的綜合發展,安全會真正成為驅動的一輪,推動數字經濟的發展。

專業培養 人才點亮安全之光

“凡是有網絡或者信息系統覆蓋的地方,都可能時刻發生激烈的攻防對抗”,浙江大學網絡空間安全研究中心主任任奎提到,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新技術變革的到來,正在讓線上線下的邊界逐漸消失。

網絡空間安全治理顯示出“易攻難守”的另一面,是信息安全領域專業人才的缺乏。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網絡安全人才缺口已經達到70萬以上,2020年人才需求量將增長到140萬。

“美國等發達國家計算機起步、學科布局更早,人才儲備毫無疑問也更扎實”,但任奎表示,我國一流大學學生所具備的人才潛力是追趕國外先進水平的最大籌碼。 

他認為,相比較其他地區,浙江圍繞阿里巴巴、海康威視等龍頭企業已經形成了明顯的互聯網產業集群,高端人才集聚效應有所顯露;活躍的初創企業以及民營經濟基礎,也將為產學研用的科研成果專項提供服務渠道和落地土壤;“城西科創大走廊”等政策的施行,推動著重大科研課題和應用需求在浙江越走越遠。

范淵同樣也在關注網絡安全人才的培養。從企業的角度出發,他希望可以更多地通過以賽代練,以賽促學的形式來促進網絡安全的發展。2014年安恒網絡安全學院成立,2017年推出網絡安全人才認證培訓體系,再到現在與國內多所高校聯合建設實訓基地,“我們希望通過自身的一些實踐經驗來培養人才,彌補學院教育與實踐運用的鴻溝”。

“網絡空間的競爭,歸根結底是人才競爭”,在網絡安全領域,黑客與白客的較量,就猶如矛與盾的較量,永無休止。人才的培養,或許就是讓盾更堅實,讓新技術更好地為人使用,讓安全之光更閃耀的不變追求。

責任編輯: 俞陽

掃一掃關注官方微信